林 江
  評論眼:養老金並軌後,在老人老辦法,新人新辦法的規則下,已經退休的公務員應不受多少影響,剛入職的公務員按照新安排供款,影響也不大。影響最大的應該是在職一段時間的現職公務員,與城鎮職工相比,他們參與養老金供款的時間不長,可是退休之後則與城鎮職工享受同等的養老金待遇,中間的資金缺口其實還是需要填補的。如果由養老基金的填補,還存在一個增加了現有養老基金池資金壓力的問題。可見,養老金制度的並軌並不僅僅是一項政策宣佈的問題,而是涉及老人、中年人、年輕人的養老金權利和以往的分配,涉及政府與企業和市場之間的財政邊界的確定問題。
  中央通過養老金並軌方案,從制度和機制上化解了公務員與城鎮職工養老金“雙軌制”的矛盾,我認為,這將成為我國推進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制度改革,建立與城鎮職工統一的養老保險制度的一項重大舉措,值得我們喝彩。
  首先,公務員也是普通人,人為地“製造”公務員的養老保險與城鎮職工養老保險的雙軌制,既有損社會公平,也不利於吸引優秀人才,尤其是優秀的大學畢業生進入企業和市場。公務員無需繳納養老保險,但退休之後的養老金標準卻遠遠高於城鎮職工,引起了社會各界諸多不滿,況且,羊毛出在羊身上,兩者養老金的差距其實是動用納稅人的錢為公務員相對的“優厚”的養老金水平買單,財政資金如此使用是否符合公平和效率原則,自然引起各界關註。
  而這次中央宣佈養老金制度並軌後,可能會一定程度上拉低公務員的養老金水平,同時也有助於提升城鎮職工的養老金水平,這一升一降會收窄了公務員(當然也包括事業單位職工)和城鎮職工的福利差距。在此政策趨勢下,一度出現的“千軍萬馬”一齊擠公務員隊伍這條“獨木橋”的壯觀景象可能不復見,更多優秀的人才重新投入市場經濟的大潮當中,對於我國經濟社會的可持續以及和諧發展應該是大有裨益的。
  其次,當我國經濟增長進入新常態後,隨著經濟放緩,財政收入增長也相應放緩。以目前我國公務員系統在職公務員700萬人,加上126萬個事業單位在職人員3000多萬人,其養老金的支出將成為一項龐大的財政支出,通過養老金的並軌可以一定程度上緩解政府財政支出壓力。更重要的,是從制度安排上解決政府部門人浮於事的難題,“一個蘿蔔一個坑”,每一位機關工作人員都需要為自己的養老金供款,其實就是降低人人均想擠進公務員隊伍從而享受有別於城鎮職工養老金待遇的“道德風險”,這與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所倡導的提高國家治理的能力和水平的精神是高度一致的。
  最後,養老金制度並軌將有助於儘快實現養老保險制度的全覆蓋。截至2014年11月底止,我國職工和城鄉居民養老保險的參保人數已經達到8.37億人,但是,還有一億多人,主要是農民工、非公經濟組織員工、城鎮靈活就業人員等沒有參加基本養老保險。養老保險是我國社會保障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為了應對我國老齡化社會的到來,必須儘快做到養老保險制度的全覆蓋,而這次的公務員和城鎮居民養老保險制度的並軌將成為實現上述全覆蓋的一大契機。預計中央政府下一步將建立全國統一的養老基金,並通過基金的運營實現保值增值,可見,此舉還有可能進一步繁榮我國的資本市場。
  儘管養老金並軌是大勢所趨,然而我們依然還要關註並軌引發的一些社會效應,尤其是來自公務員隊伍的反應。有意見認為,養老金並軌並不會降低公務員的福利水平,因為從全國一盤棋的角度看,發達地區的公務員的薪酬水平與欠發達地區的薪酬水平存在著一定的差距,如果實現養老金的並軌,可能需要為欠發達地區的公務員增加工資。但是對於廣州這樣的經濟發達城市,公務員從過去靠財政發放養老金到現在要靠個人參與供款才能享受同等水平的養老金待遇,福利水平難說不是有所降低了。其實公務員也是為老百姓服務的,公務員享受相對高一些的福利待遇,讓他們能夠更好地為老百姓服務,其實也是一種可以接受的制度安排。更有甚者,養老金並軌後,在老人老辦法,新人新辦法的規則下,已經退休的公務員應不受多少影響,剛入職的公務員按照新安排供款,影響也不大。影響最大的應該是在職一段時間的現職公務員,與城鎮職工相比,他們參與養老金供款的時間不長,可是退休之後則與城鎮職工享受同等的養老金待遇,中間的資金缺口其實還是需要填補的。如果由養老基金的填補,還存在一個增加了現有養老基金池資金壓力的問題。可見,養老金制度的並軌並不僅僅是一項政策宣佈的問題,而是涉及老人、中年人、年輕人的養老金權利和以往的分配,涉及政府與企業和市場之間的財政邊界的確定問題。對於廣州而言,理想的做法是在全國一盤棋的背景下,能夠就並軌後養老金基金的組成、管理、運營進行先行先試,探索一種具可操作性的養老金分配以及運營管理的新模式。
  (作者為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財政稅務系主任、教授)  (原標題:廣州應探索養老金分配管理的新模式)
創作者介紹

吳浩康

im34imniw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